健康資料庫 (備有3,600+文章供參考)

點擊"所選分類", 文章會顯示在>>>所有分類的最下方!

No sub-categories to show!

No sub-categories to show!

"體重指數" 計算器

BMI Calculator

填入你的重量及高度


你的體重指數BMI是

0


健康才是真財富

你會輕的一點嗎?

你很健康呀!

你已超重!

你已在肥胖指數中!

提議? 提議? 提議?

健康心靈路

alt

熱 帶 雨 林 這 名 詞 , 相 信 你 是 聽 過 了 吧 , 有 一 次 , 我 被 這 名 詞 吸 引 了 踏 入 了 我 第 一 次 的 熱 帶 雨 林 之 旅 。

話 說 婆 羅 洲 雨 水 充 足 , 是 世 界 熱 帶 雨 林 的 地 帶 之 一 , 偶 然 機 會 下 , 我 到 了 婆 羅 洲 古 晉 地 方 , 「 心 思 思 」 地 決 定 要 遊 一 遊 那 兒 的 熱 帶 雨 林 。 當 到 了 雨 林 外 的 當 下 , 四 周 一 片 寧 靜 、 卻 又 好 像 「 親 耳 」 聽 到 森 林 的 呼 喚 , 那 樣 感 覺 是 言 語 所 不 能 形 容 的 我 想 假 如 當 時 我 有 時 間 稍 作 入 靜 的 話 , 也 許 我 會 進 入 了 老 殘 遊 記 中 的 「 心 凝 神 釋 與 萬 化 冥 合 」 的 境 界 也 說 不 定 , 現 在 回 想 起 來 , 仍 略 能 沾 染 到 那 份 天 人 合 一 的 祥 和 寧 靜 感 覺 。

畢 竟 熱 帶 雨 林 是 天 氣 不 穩 定 下 產 生 的 , 我 們 在 還 沒 有 跑 進 去 時 , 雨 已 在 下 , 但 一 點 也 沒 有 減 輕 我 與 女 友 的 興 緻 , 我 邊 行 邊 欣 賞 身 邊 難 得 的 大 自 然 生 態 及 一 些 從 未 見 過 的 花 草 樹 木 , 邊 行 邊 拍 照 , 樂 也 陶 陶 。 但 是 好 景 不 常 , 雖 然 身 穿 雨 衣 , 還 是 覺 得 袖 裏 有 點 癢 , 癢 得 有 點 不 自 然 , 於 是 翻 開 衣 袖 一 看 , 不 看 由 自 何 , 原 來 已 有 「 怪 蟲 」 入 侵 ﹗ 正 準 備 狂 吸 我 的 血 ﹗ 怪 蟲 一 般 稱 為 水 蛭 , 又 叫 「 馬 王 」 , 細 細 的 , 一 旦 給 它 黏 上 了 , 只 能 用 煙 頭 或 用 口 水 把 它 拔 點 , 但 之 後 , 傷 口 會 大 大 的 , 血 流 如 注 , 十 分 可 怕 ﹗

在 我 把 蟲 拔 掉 之 後 , 女 友 連 忙 提 點 , 下 雨 時 這 東 西 會 出 現 , 如 你 停 留 在 樹 下 太 久 , 便 會 中 招 , 於 是 二 人 急 急 腳 的 再 起 步 , 此 際 腦 海 充 滿 蟲 的 恐 怖 影 子 , 路 上 只 想 趕 快 脫 出 這 曾 經 令 我 興 致 勃 勃 的 雨 林 。 跑 著 跑 著 , 已 忘 了 入 雨 林 的 目 的 , 興 緻 全 消 ﹗

突 然 間 , 腦 裏 內 出 了 一 點 人 生 啟 示 ─ ─ 這 不 就 是 人 生 嗎 ? ﹗ 初 生 之 犢 , 不 知 虎 為 何 物 , 但 一 旦 中 招 , 生 命 的 重 點 只 會 集 中 在 恐 慌 與 逃 避 中 渡 過 , 生 命 變 了 質 後 , 從 此 已 忘 記 了 懷 著 興 奮 的 心 情 及 探 險 的 精 神 , 左 閃 右 避 , 匆 匆 忙 忙 的 , 想 的 就 是 擺 脫 不 要 的 東 西 , 那 麼 不 是 很 可 悲 嗎 ? 就 在 這 一 念 之 下 , 雖 然 步 伐 沒 有 慢 下 來 但 心 情 豁 然 開 朗 起 來 , 趕 忙 用 一 套 自 己 學 過 的 方 法 , 把 腦 海 中 蟲 的 影 子 及 那 種 恐 懼 感 抹 掉 。 此 際 雖 然 我 的 女 友 已 走 到 不 知 多 遠 , 剩 下 我 自 己 一 人 , 但 自 己 的 感 覺 卻 如 《 心 經 》 所 說 已 心 無 掛 礙 , 因 無 掛 礙 。 故 此 際 其 實 怪 蟲 仍 在 沓 潛 伏 , 但 我 只 知 繼 續 我 的 目 標 向 前 走 。

人 生 路 上 , 誰 無 障 礙 ? 當 面 對 障 礙 昤 , 你 可 能 要 問 自 己 一 句 , 我 怕 甚 麼 ? 怕 是 幫 得 到 我 呢 ? 你 是 否 願 意 就 在 此 刻 為 自 己 的 人 生 作 出 有 目 的 的 決 擇 呢 ?


人 生 的 起 伏 , 既 難 避 免 , 更 談 何 來 掌 握 及 處 理 呢 ?

在 你 迷 惑 的 一 剎 那 , 在 你 在 惡 運 纏 繞 之 時 , 你 可 有 想 過 去 求 神 問 卜 呢 ?

如 果 有 的 話 , 那 是 常 理 , 亦 是 一 般 人 會 做 的 事 , 如 果 不 是 的 話 , 為 何 黃 大 仙 廟 往 往 會 堆 滿 問 卜 的 善 信 呢 ? 到 底 面 對 人 生 的 無 常 , 我 們 可 以 用 何 種 方 法 處 理 ?

我 的 老 爺 是 個 頗 保 守 傳 統 中 國 式 的 生 意 人 , 保 守 中 求 穩 健 , 從 不 作 投 機 的 生 意 , 到 今 年 八 十 多 歲 的 高 齡 , 總 算 盡 了 他 的 責 任 , 幾 個 兒 女 都 是 學 士 、 碩 士 、 博 士 級 的 「 飲 過 鹹 水 」 的 回 流 人 材 。 各 兒 女 並 已 落 葉 生 根 , 全 部 做 了 有 產 業 之 人 。

老 爺 因 經 歷 戰 火 自 己 的 座 右 銘 是 「 居 安 思 危 」 , 這 思 想 雖 然 不 能 助 他 飛 黃 騰 達 , 也 總 算 可 幫 他 養 大 一 班 兒 女 , 並 可 安 享 晚 年 。 但 到 底 做 人 是 思 危 好 , 還 是 不 思 危 好 呢 ? 不 思 危 的 話 使 我 們 全 無 危 機 感 , 例 如 9 7 之 時 物 業 狂 升 , 很 多 人 的 危 機 感 只 不 過 是 趕 不 到 上 車 怎 辦 , 那 種 感 覺 其 實 是 源 自 沒 有 便 不 成 的 心 理 , 而 那 種 心 理 往 往 是 「 鬼 遮 眼 」 看 不 清 前 路 , 為 了 沒 有 不 成 而 可 能 導 使 我 們 至 不 實 際 地 盲 目 甚 至 於 瘋 狂 地 追 求 , 到 底 不 是 件 好 事 。 假 如 我 們 能 很 清 晰 地 看 清 楚 環 境 , 並 很 瞭 解 自 己 的 需 要 及 各 方 面 的 能 力 , 世 事 的 循 環 、 經 濟 的 起 伏 , 能 難 倒 你 嗎 ?

可 是 世 上 又 有 幾 多 人 能 做 到 瞭 解 自 己 , 認 識 自 己 呢 ? 話 說 有 一 癌 症 接 近 未 期 的 人 來 找 我 做 催 眠 , 他 本 希 望 能 用 催 眠 把 病 情 扭 轉 , 但 到 頭 來 在 他 離 去 前 , 從 幾 次 我 們 做 的 療 程 裏 他 給 了 自 己 一 個 方 向 , 就 是 要 認 識 自 己 , 雖 然 他 終 於 鬥 不 過 自 己 的 病 而 離 開 了 , 但 很 高 興 能 在 與 他 一 起 的 日 子 裏 幫 他 放 下 曾 把 他 拉 得 緊 緊 的 大 衝 擊 , 大 矛 盾 及 人 際 關 係 方 面 的 困 境 。 當 一 個 面 對 死 亡 時 的 人 也 願 意 這 麼 做 , 那 麼 現 在 仍 是 活 生 生 健 康 的 你 , 又 打 算 如 何 去 掌 握 生 命 的 一 點 一 滴 、 一 分 一 秒 去 找 你 的 方 向 、 重 新 一 刻 呢 ?


只 要 你 有 感 情 , 傷 與 痛 是 避 不 了 的 , 所 謂 愛 之 愈 深 , 恨 之 愈 切 , 沒 有 投 入 , 沒 有 付 出 , 根 本 說 不 上 愛 , 更 不 能 說 得 上 真 正 的 活 過 。

人 生 路 上 , 少 不 免 有 生 離 死 別 , 合 久 必 分 等 等 的 現 象 出 現 。 唯 一 似 乎 不 變 的 是

父 母 對 子 女 的 愛 。 去 年 在 父 母 金 婚 的 旅 行 中 , 更 一 次 深 深 感 受 到 平 日 不 易 表 露

對 子 女 情 的 父 親 , 在 遠 自 北 美 洲 回 來 的 姊 姊 等 陪 同 下 , 笑 容 滿 面 , 全 程 全 無 倦 意 。 而 身 為 子 女 , 平 日 忙 忙 碌 碌 過 日 子 的 我 們 都 藉 著 這 難 得 一 家 人 聚 首 的 日 子 裏 對 父 親 關 懷 備 至 , 服 務 周 到 。 在 回 程 的 飛 機 上 , 我 因 覺 飛 機 有 點 不 定 , 趕 忙 督 使 父 親 扣 上 安 全 帶 , 此 際 父 親 還 未 有 扣 上 時 , 已 左 顧 右 盼 的 查 看 其 他 人 是 否 已 扣 上 , 那 時 真 的 覺 得 很 羞 愧 , 自 己 竟 然 忘 了 提 點 其 他 姊 弟 , 而 父 親 卻 是 那 麼 細 心 ! 雖 然 我 們 全 部 都 成 長 及 成 家 立 室 了 , 父 親 仍 是 默 默 的 把 我 們 如 小 鳥 般 呵 護 備 至 , 誰 說 感 情 路 上 只 有 傷 與 疼 ? 最 難 得 的 是 父 母 對 子 女 的 付 出 , 簡 直 是 不 求 圖 報 , 無 比 的 偉 大 。

也 許 在 成 長 過 程 中 、 我 們 跟 父 母 都 有 很 多 情 意 結 及 放 不 下 的 心 結 , 就 如 我 的 一 個 客 人 , 年 已 四 十 但 每 次 見 到 父 親 仍 是 又 怕 又 憎 的 , 做 了 心 理 的 治 療 後 , 再 問 他 如 何 ? 她 說 爸 爸 年 老 多 病 , 已 使 我 無 法 再 憎 他 了 。 而 另 一 位 比 較 年 輕 的 客 人 , 是 獨 子 , 跟 父 母 一 起 時 總 覺 得 他 們 管 得 他 太 厲 害 , 每 次 一 見 面 便 反 感 , 最 近 這 一 年 他 修 了 禪 , 並 常 修 訂 , 終 於 明 白 那 根 本 是 自 己 的 雜 性 , 與 父 母 無 關 。 早 些 時 跟 他 談 起 , 原 來 他 父 親 得 了 癌 症 體 力 日 衰 , 我 唯 有 叫 他 多 珍 惜 緣 還 在 的 日 子 , 至 到 他 昨 天 來 電 , 父 親 已 經 不 在 了 !

感 情 路 上 , 願 大 家 放 下 過 去 的 積 怨 擺 脫 傷 疼 , 勇 敢 地 活 在 生 命 中 珍 貴 的 每 一 刻 。

願 你 今 後 都 能 嘗 到 生 命 中 的 甜 與 酸 、 苦 與 辣 , 邁 進 更 全 面 的 豐 盛 人 生 。

但 我 只 知 繼 續 我 的 目 標 向 前 走 。

人 生 路 上 , 誰 無 障 礙 ﹖ 當 面 對 障 礙 時 你 可 能 要 問 自 己 一 句 , 我 怕 甚 麼 ? 怕 是 幫 得 到 我 還 是 幫 不 到 我 呢 ? 你 是 否 願 意 為 就 在 此 刻 自 己 人 生 作 出 有 用 的 抉 擇 呢 ?